庞青年难以自证清白

2019-06-10 11:03:37    来源:法人网

摘要:法制日报-法人网6月6日讯(全媒体记者 黄贵耕)“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没有骗政府,我有最高院的判决为证。”

 

 20190606053003740.jpg

 

    法制日报-法人网6月6日讯(全媒体记者 黄贵耕)“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没有骗政府,我有最高院的判决为证。”6月2日上午,电话另一头的庞青年一再向《法人》记者表示他不是骗子。庞青年拒绝透露自己身在何地,也拿不出“不是骗子”的法律文书和其他证据。

  刚刚过去的一周,可以称为“庞青年周”,全国上下的媒体几乎都在深挖庞青年造车的各种故事,主流媒体鲜有缺席。

  也许没有谁能预料到,《南阳日报》刊发的一则《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新闻能引起如此轰动,使南阳这个地处中原的地级市一夜之间成为“网红”,而庞青年更是猝不及防地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舆论追逐的焦点。

  庞青年虽然名叫“青年”,但其已年过花甲远非青春年少。然而,庞青年坚持造车、一心想造好车的梦想,似乎没有随着年龄的老去而衰减。

  回顾其61年的人生路,从农村的放羊娃,到农场拖拉机司机,再从创办胶袋厂到造汽车,庞青年的商业故事充满曲折,引人入胜。庞青年造车不惜血本,他引进最先进的外国技术,励志造最好的客车。经过他的超凡努力,青年客车终于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指定用车。庞青年因此一举成名,迎来人生的顶峰。

  然而好景不长,爱折腾和不安于现状的庞青年不满足造客车取得的成就,随即闯入轿车领域,结果因为引进技术和收购国外品牌不顺而陷入债务危机。

  近年,因新能源汽车的兴起,庞青年又开始豪赌氢能源汽车,意图实现咸鱼翻身。

  在企业界,类似庞青年一样,早年经历艰苦创业,瞄准或抓住某个市场契机迅速跨入成功与辉煌境地的人不在少数。但快速成功也容易让人产生盲目扩张的想法,从而导致盛极而衰。这甚至成为中国企业界的一种现象。

  耀眼一时的青年客车

  说起造车历史,庞青年对外讲的最多的一个段子,就是他原本只想在生产自行车胎的基础上升级生产汽车轮胎。但是在建厂的考察过程中,庞青年发现建成一个大型汽车轮胎厂的资金居然与建一个汽车制造厂的资金大致相当,因此庞青年果断放弃造汽车轮胎而直接升级为造汽车。

  1995年,庞青年自筹资金1.2亿元,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合资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生产高档豪华大客车。然而开局不利,合作4年间就换了4个总经理。到1998年底,合资总共才卖出8辆车,其中5辆是问题车,不是透风就是漏雨。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1999年,庞青年创办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直接引进德国技术和品牌,两年后其拳头产品“欧洲之星”客车下线,并于2006年成功竞标2008年北京奥运会,两批800辆的客车订单,庞青年接下了500辆。自此,青年汽车一炮走红,高峰时期,其客车年销量达到5000辆。

  “青年客车曾经一度占领国内单价130万元以上豪华客车70%市场份额,300万元以上的超豪华客车几乎被其独占。”这是评价庞青年在客车领域取得成就使用最多的说法。

  青年客车也确实亮点多多,国内许多重大盛事几乎都可见到青年客车的身影,其实力可见一斑。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09年济南全运会上,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以及至今每年的全国“两会”,青年客车的欧洲之星都是接送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的主力车型之一。

  大举扩张渐入陷阱

  从开始步入汽车制造行业算起,迄今庞青年已经在他追逐造车梦的路上跋涉了二十余年。“青年客车”的成功之时,也是他走下神坛的起始之日。

  青年客车的成功让庞青年有了更高的追求,他开始在全国布局卡车和轿车生产线,在山东济南、泰安、浙江萧山、海宁、宁夏的石嘴山及内蒙的鄂尔多斯等地投资了千亿元。

  此时的庞青年,并未察觉已经身处险境,仍在盲目扩张。

  2010年,庞青年在石嘴山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同年底,青年汽车与杭州萧山建立了合作关系。青年汽车萧山基地总面积达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这两项合作均无果而终,石嘴山项目还爆发大面积欠薪、众多员工集体上访等社会问题。

  庞青年很快转战到海宁。同年5月,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在海宁尖山新区正式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40多亿元,预计生产销售额200多亿元。这一次同样没有按照庞青年的设想推进。预计于2012年6月试生产超级电容器的计划也一直没有实施,继而原定于2012年年底首辆车下线的承诺也一拖再拖。在海宁换来的代价则是,历时3年无一辆车投产。

  2011年11月,青年汽车收购萨博汽车宣告失败,鄂尔多斯政府不再配予煤炭指标,致使青年汽车与亿佳合的合作陷入僵局。

  此后,亿佳合要求青年汽车返还定金未果并报案,警方以合同诈骗罪对庞青年立案侦查。后经多方角力和博弈,最后由公安部出面协调,此案才被暂时搁置,庞青年也由此逃过一劫。

  2011年,青年汽车牵手六盘水,宣布将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彼时,该项目计划总投资26万元人民币,建设厂址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在规划中,基地占地面积1034.67亩,将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

  这个曾被称为“改变六盘水格局”的项目,却在2013年六盘水市工商联的“两会”提案中遭点名批评:“由于对招商企业没有建立相应的违约惩罚措施和退出机制,少数投资者缺乏诚信,只是利用园区优惠政策大搞’圈地运动’或’圈资源运动’。”

  同样的一幕在济南、泰安、连云港等地也曾上演。公开资料显示,庞青年曾扬言这些地方分别投资100亿元、120亿元、100亿元、27亿元。

  据统计,自2005年起,庞青年13年间8次与政府合作,预期投资总规模超千亿元,但几乎无一成功。

  如此大规模的失败,不仅给各地政府留下巨额债务和数年不能治愈的后遗症,同样使庞青年自己以及他的青年汽车集团企业背负上不堪承受的债务与诚信危机。

  列入失信黑名单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不完全统计显示,庞青年控制的涉诉逾千起,被判赔付金额超过100亿元,其中最大一笔46亿元,最小的10万元。

  一个可以印证庞青年巨额负债的信息是,庞青年在接受央视财经记者采访时承认,他的债务没有外界传的几百亿那么多,但也多达39亿元。这也是庞青年首次对外公开承认其负债信息。央视报道中还披露,2001年注册成立的青年汽车集团已经34次列入失信执行人黑名单,

  《法人》记者通过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关于庞青年被执行的案件有27页之多,每页含10条案件信息,最后一页有三条,合计多达263条案件信息。

  在限制消费名单中查询庞青年的名字结果有28页之多,其中尾页有两条,其他页面均为10条,合计达272条。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按照失信执行人黑名单记录以及限制消费令的数量,庞青年与青年汽车集团远非普通“老赖”而是超级“老赖”,庞青年也不是一两次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而是多达272次。

  记者调查发现,申请法院向庞青年发布限制消费令的纠纷涉及劳动争议与仲裁、涉外仲裁、民间借贷、金融借款、买卖合同、保证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及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等各类案件。

  向庞青年发布限制消费令的地方法院遍及全国各地,发布限制消费令最多的还是青年汽车集团总部所在地金华市婺城区法院及附近的杭州市萧山区法院,全国各地的有北京西城区与第四中院、福建的南平、南安、广州海珠区、西安新城区、贵阳云岩区、宁夏石嘴山等法院。其中一份限制消费令是庞青年事业起步的浙江磐安县法院发布的,案由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庞青年长期拖欠陈xx的工程款所致。

  记者通过查询发现,,庞青年名下有73家或控股或参股或关联。但是这些企业绝大多数都连同庞青年一起被列入失信执行人黑名单,多数或处于破产边缘或已经被申请破产,剩下的就是典型的僵尸企业,处于无生产无经营无销售的三无状态。现在存活且有订单生产的就是位于金华的青年汽车集团以及庞青年赖以转型氢燃料能源汽车的江苏如皋南通百应能源有限。

  公开信息显示,南通百应能源有限(下简称“南通百应能源”)于2011年03月24日,在如皋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成立。青年汽车持有南通百应能源60%股份,法定代表人庞浩亮(系庞青年之子),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氢燃料电池及系统的生产等。

  不切实际的“水氢车”

  据了解,庞青年的轿车梦断萨博收购战之滑铁卢后,就开始押宝氢能源汽车以图翻身自救。

  “这个项目的研发投入,企业里一个人都不知道,甚至连我老婆也不知道。”2017年8月21日,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在青年汽车金华总部下线时,庞青年略显神秘地告诉媒体,“大量投入研发正好是在企业最困难的2015年前后,当时企业确实遇到了困难,很多人并不支持继续投入资金研发水氢燃料技术 。”

  庞青年介绍,近两年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突飞猛进,青年汽车发明制造的水氢燃料汽车,站在了新能源科技的前沿,结合青年汽车控股的南通百应能源有限生产的氢燃料电池,将是新能源汽车的一次颠覆性的革命创新。2015年青年汽车掌握氢燃料电池技术后,现已研发完成氢燃料客车、氢燃料物流车、氢燃料轿车产品,并已取得公告车型目录,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

  为了给“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下简称“水解制氢车”)披上高科技的神秘面纱,庞青年多次对外表示,该技术是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团队从2006年开始研发,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后续可能申请专利,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能行驶300-500公里。

  但是,当南阳“水氢车”事件发酵之后,其神秘的面纱迅即被媒体揭开。庞青年号称的神秘技术实际由湖北工业大学董仕节教授组织研发的“车载水解铝合金制氢项目”制氢原理而来,其实就是铝合金碰到水,它跟水反应产生氢气,然后输送到原料电池,才产生电能驱动汽车,这就是该系统的整个过程。

  董教授明确表示,现阶段,9公斤铝合金粉只能够产生一公斤的氢气。目前,市场上铝的价格已经超过10元每公斤,按照9公斤铝提取一公斤氢气计算,则产生一公斤氢气的材料成本约为90元,还不算将块状铝制成铝粉的费用和能耗。所以,该技术依然处于实验阶段,距实现商用和量产还有很大的差距。

  就目前情况看来,庞青年企图通过“水解制氢车”打翻身仗的前景依然艰难而渺茫。同时,他本人已被全国各地法院发布的数百份限制消费令,依法随时都可能被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而失去人身自由。此外,还有几十条的失信执行人记录,已经让他的产业和诚信双双破产。

 

 

 

 

 

打印本页编辑:scfzw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